藏滿母愛的花生

來源:香格里拉網 作者:郭慧 發布時間:2019-05-22 14:47:56

    和母親一起在小區內散步,走得有點累了,便坐在榕樹下的那張石凳休息。正值初夏時節,陣陣微風吹過,伴著樹上嘰嘰喳喳的鳥叫聲,令人心曠神怡。突然,我瞥見榕樹的樹根旁長著一株很特別的植物,綠綠的葉子中間點綴著幾朵小黃花,正隨風輕擺著,似對我點頭微笑。我忍不住拿出手機邊拍照邊對母親說:“這野花真眼熟啊!”

    母親一看,笑著說:“這哪里是什么野花啊,這是花生苗!”我恍然大悟,對啊,我怎么把它忘了?這不正是花生苗嗎?

    記得小時候,父親長年在外地上班,母親帶著我和妹妹在家鄉生活,日子過得非常清苦。雖然外公外婆心疼女兒,帶著舅舅一起幫忙干了不少農活,但是母親依然每天忙個不停。

    我家有一塊站在院子里就能看到的地,母親在那兒干活的時候,我和妹妹便會站在院子里,遠遠地看著母親揮動著鋤頭翻地或是彎腰摘菜。我上小學后,母親會先做好午飯放在家里,再帶著妹妹到地里去干活,等我放學回來,她便讓我去接妹妹回家吃飯,她則繼續忙活。

    那天,我像平時一樣去地里接妹妹,突然看見地里的那壟花生苗開出了一朵朵鮮黃的小花兒,嬌小可愛,實在喜人,于是忍不住伸手去采摘。母親見狀,趕緊阻止我說:“花生的花兒不能隨便摘,它沒有空花的,地上開幾朵花,地下就長幾顆花生。你摘一朵,就要少長一顆花生了。要不,你數數這株花生開了幾朵花?”      

    鄰居們的花生除了榨花生油外,多余的便拿到鎮上賣掉,但母親卻從來不賣花生,她把多余的花生分成兩份,一份曬干后貯存起來,日后拿來煲湯或煲粥;另一部分則是我和妹妹的零食:母親把花生加鹽煮熟后,再放在太陽底下曬干,然后貯藏起來,等我和妹妹嘴饞的時候,便拿出一把給我們當零食吃。我很愛吃這種曬干的水煮花生,它雖然不像新鮮煮熟的花生那么鮮美,也不像直接曬干的花生那么香脆,但卻有一種獨特的風味。

    母親感嘆說:“又到花生開花的時候了,等過段時間新鮮花生上市時,得去買點回來煮著吃。”我開心地說:“好啊,多買點,留些煮熟后曬干以后慢慢吃!”我告訴母親,她曬的水煮花生特別好吃,這些年來我吃過很多不同味道的花生,卻沒有一種比得上她曬的。

    母親笑著說:“味道肯定是現在的豐富,只是你小時候沒什么零食,所以什么都覺得好吃。那種好吃的印象一直留在你的記憶里了,所以你才會覺得其它的比不上它。”

    我心想,才不是呢,其它花生味道再好也比不上母親親手煮親手曬的啊,因為母親的花生藏著濃濃的母愛呢!


責任編輯:安永鴻
pc蛋蛋加拿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