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區“感恩連”

來源:香格里拉網 作者: 發布時間:2019-06-21 08:59:48

格茸沒當過兵,但在40歲這年,他當上了“連長”。

這是個民間自發組建的“連隊”,名字叫“精準扶貧感恩連”。

隊伍是格茸拉起來的,這個“官”也是大伙推舉的。“連隊”的大部分成員是村里的共產黨員,來自已經率先脫貧的家庭。他們的宗旨是“脫貧致富感黨恩,助人脫貧傳黨恩”。

兩年多來,“格茸連長”和他的“連”志愿做了許多實事好事,當地各族干部群眾向他們豎起了大拇指!

自從格茸他們把旗子豎起來后,云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其他地方紛紛效仿。如今,滇西北高原29個鄉鎮先后建起了52支“感恩連”,成為推進脫貧攻堅決戰的一個個戰斗堡壘。

格茸其人

格茸看上去并沒有多少英雄氣概,就是個普普通通的中年藏族農民。

高原的陽光,曬得他膚色黝黑,面容比實際年齡顯得老一些,加之身形瘦弱,一米七左右的個子,與人們印象中的康巴漢子有一些距離,但作為莊稼人,身板倒也結實,眼睛清亮。話不多,臉上總掛著笑。

他的履歷比較簡單:出生在小山村,在山腳下的鄉里上小學,再到州府香格里拉市上中學,初中畢業后回村務農,然后結婚。

但在2017年5月21日這天,他干了一件很不簡單的事——提議成立“感恩連”。

格茸家住香格里拉市五境鄉澤通村吉仁葉古村民小組,小村莊共有42戶藏族居民。

香格里拉風光雄渾壯美,但風景填不飽肚子。家里7口人,媳婦和岳父患病,2個小孩上學,青稞、苞谷賣不上價,山貨也運不出去,日子過得緊巴巴的。 

格茸是厚道人,后來當上了村民小組的黨支部副書記。但當2015年被識別為建檔立卡貧困戶時,他臉上有些掛不住了。

“我是副支書,又有點文化,當貧困戶讓我抬不起頭。”格茸告訴記者,“當時我決心就拼一下,帶頭脫貧!” 

脫貧攻堅當中,政府各項支持政策不斷到位。迪慶州屬于最難脫貧的“三區三州”之列,國家給了重點扶持。百般比較后,格茸決定養野雞。

去養雞大戶那里考察后,格茸在國家產業扶持資金支持下,學技術、搭罩網、買雞苗……很快,房前就傳出了陣陣雞鳴。“野雞3個月就可以出欄,價錢高,銷路好。”格茸盤算著收益。

然而,很快一盆涼水向他潑來。一天,雞場里出現了幾只死雞。難道是食物不對?還是發了雞瘟?格茸心里一緊,找來行家里手求教,也沒有弄出個頭緒。經過幾天觀察,格茸終于發現,原來是野雞性子野,是互相看不對眼“打架”所致。

怎么解決?到網上找找法子。格茸試著買了批專用眼罩,白天給每只雞都戴上,這樣野雞看不到對方,各自相安無事。很快,格茸家養的野雞戴“小眼鏡”的事,傳遍了四鄰八鄉。

當年,野雞賣了6000元,朝天椒入賬8000元,生態補償資金、退耕還林等讓一家人享受政策扶持近2萬元,還有打零工的收入……很快,格茸一家脫貧了。

與此同時,村里通了電和硬化路,家家有產業,人均收入逾6000元,自來水、太陽能熱水器等也用上了。現在,驅車40分鐘左右就可從鄉政府所在地來到吉仁葉古村民小組。

格茸的岳母扎史姆70多歲,是舊社會吃過大苦的人。老人常在格茸耳邊叨念:現在日子好了,咱藏家人要懂得感恩,要知恩圖報!格茸聽在耳中,記在心里,漸漸萌生了多做好事的想法。

前年的那天下午,澤通村40多戶曾經的貧困村民聚在一起參加護林員培訓,一直默然不語的格茸突然站起來,岔開了話題——  

“我們現在有吃有穿,是黨的政策好。作為黨員,不能只顧自己,要帶頭感念黨恩。黨中央要求我們迪慶打好脫貧攻堅戰,我們黨員應該攏在一起,響應號召,幫助貧困戶早點脫貧。”格茸說。

“好,這個主意不錯!我們大家一起干!”大家回應道。

大伙越說越興奮,越議越激動。可怎么干呢?從哪里開始?大家又把目光投向了格茸。

“我想好了,咱成立一個感念黨恩的團隊,名字就叫‘感恩連’,大家看怎么樣?”

“好!好!”會場響起了一片掌聲。

“格茸,你來當‘連長’吧,我們跟著你。” 

“我們‘感恩連’要有自己的旗子,還要有‘連規’。”有人倡議。

一番議論后,這件事就算定下來了。

時值迪慶州按照省里部署,正在深入開展“自強、誠信、感恩”主題實踐活動,鄉里聽了格茸的匯報后,給予充分肯定。很快,格茸代表“全連”,從鄉領導手中接過了“精準扶貧感恩連”的紅旗。

責任編輯:楊云萍
pc蛋蛋加拿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