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青春英雄]火焰藍戰士

來源:香格里拉網 作者: 發布時間:2019-04-24 10:19:26

  央廣網北京4月15日消息(記者劉黎 劉濤 李楠 賀威通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四月,西昌最美的季節,淚水打濕了朋友圈。“這個點出發,又是木里,心中五味雜陳……”“難忘的一天,跋山涉水走了將近15個小時,全身都已經不是自己的了,但是沿途原始林區的風景還是很美麗的,很多人應該一輩子無法領略吧。”“剛剛在享受半個月一次的周末輪休,又有火情。兄弟們太想我了,帶上我的撲火服,直接把車開到家門口來接我,這就是基層消防指戰員的日常。”

  4月6日,是四川涼山森林火災中犧牲消防員的“頭七”,涼山州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四中隊中隊長張浩的骨灰,安放進烈士陵園,藍花楹正在綻放。

  西昌大隊的駐地,櫥窗里貼著一張心形的“笑臉墻”,這是消防指戰員更換火焰藍制服后,今年春節剛剛拍攝的。如今,滿墻笑臉中的27位小伙子再也沒能返回駐地,他們的生命定格在了2019年3月31日。

  王順華:蘑菇云一樣一下子往上沖,爆炸那一瞬間吸出來的火一起往上沖,那個火有五六十米高。

  胡顯祿:就像出車禍一樣,一瞬間,當時就想到兩個字:絕望。

  趙茂亦:10秒,感覺我經歷了一個世紀那么長,我該跑不出去了。然后我就全身一蜷,從倒木那里往下滾,我已經感受到大火在我背上那個溫度。當時往后面喊我們的戰友,已經沒有人答應了。

  29歲的張浩,新婚不久,朋友圈里都是和撲火有關。西昌一中的蒲建軍老師一直記得張浩高中時的夢想。蒲建軍說:“我知道他當時想考軍校是08年的時候。08年四川地震,當時我們學校也在外面躲地震,晚上他和同學交流的時候,他就希望讀軍校。”

  成績優秀、陽光、樂觀、總是笑瞇瞇的,籃球打得好,總替別人著想,這是老師心中的張浩。蒲建軍回憶說:“前不久,他和他的同學還有我在一起,我們說他打火的時候能不能靠后一點,他說第一他是黨員,第二,他手下的都比他年齡小得多,18歲、19歲、20歲左右的,他說他不沖在前面,讓人家小兄弟沖在前面,怎么可能呢。”

  怎么能讓戰友、兄弟沖在前面!在四中隊一班消防員褚正庭、郎志高眼里,中隊長就是他們的大哥哥。

  褚正庭:人比較直,你有什么錯、缺點,他馬上給你指出來,人也特別好,對下面的兄弟也比較負責。每次出任務都是沖鋒在前面。我感覺對我幫助特別大,但是幫助我的人已經沒有了。心里面很難受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腦子里面一片空白。

  郎志高:總感覺張隊長特別像一個大哥哥的樣子,在平時軍事方面他會對你特別嚴厲,在生活中,對你特別照顧,你有啥他都能看得出來。

  涼山州森林覆蓋率超過45%,是長江上游重要的生態屏障。豐富的森林資源也給防火帶來巨大的壓力。這幾天,涼山州的冕寧、木里等地又發生森林火災,集結號吹響,張浩的戰友們依然戰斗在一線火場。

  消防員是和平年代犧牲最多的職業。過去十年,全國有300余名消防員犧牲在救援一線,平均每個月3名。

  山西臨汾,3月15日,鄉寧縣棗嶺鄉衛生院北側發生山體滑坡,造成衛生院一棟家屬樓、信用社一棟家屬樓、一座小型洗浴中心垮塌。

  當晚7點,山西省臨汾市消防救援支隊襄汾大隊接到指令,增援鄉寧縣滑坡現場救援。

  70多米深,80多度陡坡的現場,救援的復雜和難度,襄汾消防中隊指導員王岳還從未經歷過。王岳說:“這次是綜合性的,因為它不光有地震的那些特性,有房屋倒塌,它主要是滑坡,所有東西都相互堆疊到一塊兒,相互之間支撐著承重,好多東西不能動,一動很可能再坍塌或者二次滑坡,救援難度比以前都要大。”

  當晚,襄汾消防的增援隊伍進入現場時,剛剛發生過二次坍塌。11人的救援隊伍分成兩個小組,用繩索、鉤子先滑到溝底,再徒手爬上對面的廢墟救人。

  救援人員:寶貝,在呢,都在外面等你。叔叔給你買飲料,想喝什么?

  孩子:蜜桃。

  救援人員:行,叔叔給你買蜜桃啊。

  孩子的哭聲從廢墟里傳來,因為埋得太深,根本看不到具體位置,只能用工兵鏟、破拆工具組邊破拆邊支撐,怕萬一掉下來建筑構件砸到孩子,消防員們戴著手套徒手挖通道。

  王岳:看不見燈光,我們也不知道他的位置,光能聽見聲音,小孩一直在哭。

  王如榮:一直在跟他溝通,不讓他睡著。

  高明濤:一開始就是叫爺爺,爺爺,爺爺,我說我就是爺爺,當時為了穩住他的心情,他說你不是,你是叔叔。我說你爺爺在哪里,他說他爺爺在河津。

  王如榮:不單跟他交流,還把他耳朵里的土、臉上的泥全都清理了。

  孩子是在洗澡時被壓在垮塌的廢墟下的,邊哭邊喊冷,通道挖到能遞進去衣服,消防員趕緊先把救援服給孩子裹上。救援空間狹窄,三個人只能人連著人,采用半臥的姿勢,一刻不停地挖。

  高明濤:基本上是躺在里面,一個人一個人躺著慢慢往出移。每拆一塊東西,都得考慮風險。

  王如榮:我們都給它挖空了,小孩子的最前面是滑坡,隨時都可能滑坡,因為上面有斷層,一面是整個一個墻體,已經斷開三份。

  高明濤:小孩頭上有一塊預制板,本來是直的,啪一下斷了,鋼筋連著,每拆一塊都得看著。

  王岳:邊走邊進行支撐。

  王如榮:塌了就特別危險,拆哪一塊,打哪一塊,我們都是經過嚴格地細判。

  挖了四個小時,6米多長的L型通道挖好,三位消防員的手套早已磨破。

  王岳:到后來我們救援的時候,小孩都非常地堅強。我們看見他了,跟小孩說閉上眼睛,小孩特別聽話,自己把頭抬起來眼睛閉上,特別配合我們。

  王如榮:就像在救自己的孩子一樣,特別著急,因為我們是一個父親。

  孩子的身體已無大礙,目前還在醫院鞏固治療。在這場災難中,孩子的三位親人遇難。王如榮一直惦著,他承諾孩子的水蜜桃味飲料一定得先兌現。王如榮說:“我們因為值班,現在人少,現在還欠著孩子飲料呢,肯定會給孩子買飲料,這是一個承諾,欠下孩子的。”

  襄汾消防最近出警頻繁,4月份最多的一天,出警10次。從警鈴響起,到登上消防車,夏天45秒,冬天不能超過1分鐘。

  無論是開門取鑰匙、摘馬蜂窩這樣的小事,還是滅火救災、搶險救援,消防員都是第一時間出征。生活中,火焰藍戰士就是這樣守護人們每一天的歲月靜好!

  王岳:老百姓需要我們的時候,我們及時地出現。其實也不想成為英雄,我們只想把自己的事情干好。

  王如榮:給生者希望,給死者尊嚴。

  王順華:不可能當個逃兵,我們肯定是扛著自己身上的那份責任。


責任編輯:系統管理員
pc蛋蛋加拿大